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当前位置:首页>景区动态>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News Information

闻到倪云林留下的茶香了吗?

元朝统治中国的最后二十年,各路英雄豪杰拉开了争雄的序幕,竞相在史书上写下属于自己的一页。但在一个名叫倪瓒(1301-1374)的江南文人眼中,时代的滔天巨浪似乎与他毫无关系,这个既爱干净又傲娇的男人躲进山水、园林、翰墨之间,与同时代的黄公望、王蒙、吴镇一起,为这个粗犷时代留下一笔难得的风雅。

 

 微信图片_20200515101940.jpg

倪云林画像

 

倪瓒(字元镇)是无锡人,后人常因其别号“云林子”称他为倪云林。苏州人熟悉倪云林,多半是因为他曾参与过狮子林的设计,并留下了著名的《狮子林图》。其实他非常迷恋苏州的自然山水,对天平山尤其情有独钟。他在《登天平》中写道:

 

天平烂漫游三日, 林下狂吟石上眠。

浩荡春风芳草绿, 梅花雪满白云泉。


 微信图片_20200515102041.jpg

倪云林《平林远岫图》(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根据画上题跋,画中远山正是灵岩、天平。

 

倪云林选在梅花漫山的春季到天平山游玩,玩累了就在山间露营,定要玩上整整三天方才罢休。诗中提到白云泉,与倪云林爱茶成癖不无关系。山泉清冽最宜烹茶,而泉边的禅堂僧舍又为品茶提供了理想环境。早在北宋庆历四年(1044),应范仲淹之邀主持白云禅寺的临济宗高僧法远禅师就在白云泉边建起了云泉庵。后人为了纪念法远,又把这座小庵称为“远公庵”。

 

 微信图片_20200515102126.jpg

来复手书《点茶汤传事法帖》

 

云泉庵建成三百年后,一位法号来复(1319—1391)的临济宗高僧沿着祖师法远的足迹踏上了天平山的石阶。当他来到半山腰的云泉庵中, 发现这里虽然屋宇狭小,但紧挨着龙门一线天和白云泉,满眼山花翠霭,耳畔泉声松涛,便欣然决定留在这里悟道参禅,正如他在诗中所述:“白云泉上远公庵,我昔栖禅借一龛。”

 

 微信图片_20200515102159.jpg

龙门一线天

 

来复禅师是倪云林的方外之交,至正二十五年(1365)倪云林到天平山看望这位禅友,在山中一连盘桓数日。来复禅师爱诗、懂茶,其传世手迹《点茶汤传事法帖》充分体现出他对禅茶之道的研究。在天平山中,品茶、参禅的生活让倪云林彻底抛开尘世纷扰。作为艺术大师,他用笔墨把品茶时的心境留在了纸上,名作《龙门茶屋图》就此诞生,他在画上题诗一首:

 

龙门秋月影,茶屋白云泉。

不与世人赏,瑶草自年年。

上有天池水,松风舞沦涟。

何当蹑飞凫,去采池中莲。

 

 微信图片_20200515102240.jpg

清人钱杜绘《龙门茶屋图》

 

诗中既咏景物,也寓禅意,将中国茶文化中“禅茶一味”的意蕴诠释得淋漓尽致。画作问世近五百年后,清代画家钱杜(1764—1845)在苏州一个朋友家中见到了此画。出于对倪云林的崇拜,钱杜赏画归来后乘兴画了一张同题的作品,由于倪云林的原作早已不知所踪,钱杜的这幅《龙门茶屋图》或能让人想见原作的风采。

 

 微信图片_20200515102320.jpg

白云泉

 

在天平山中,倪云林还专门为来复禅师画了一幅《龙门独步图》。晚明书画家、收藏家李日华(1565—1635)曾见过此画的真迹,他在《六研斋笔记》中写道:“倪元镇《龙门独歩图》为复庵(来复)和尚写,山轮廓颇巨,用笔极细,墨法亦澹。一松轩仰,一栎傍之。而当路隅一僧昂然行其下。”

 

 微信图片_20200515102354.jpg

李日华

 

清代中叶,有着“淡墨探花”之誉的书法家王文治见到这幅画后便爱不释手,由于真迹早已有主,他于是请画坛名手潘恭寿为他临摹了一幅。潘恭寿的摹本一直流传至今,让今人有缘触摸倪云林当时的心境。画中嶙峋的山石是龙门一线天;一道清泉从石壁间汩汩流淌注入池中,正是久负盛名的白云泉;画中曳杖而行的僧人则是倪云林的好友来复禅师。

 

 微信图片_20200515102432.jpg

倪云林《龙门独步图》(清代潘恭寿临摹本)

 

倪云林和来复禅师在一起除了品茶、参禅,也谈论诗歌。来复喜欢吟诵倪云林的好朋友张雨(1277—1348)到天平寺拜访断江恩休禅师时所写的诗:“恩公昔住天平日,林下相迎坏色袍。行到龙门无脚力,右肩褊袒吃樱桃。”于是,倪云林便将此诗抄在了画上,让这幅画作更添禅意。“坏色袍”是袈裟的别称,典出北宋黄庭坚《袈裟颂》:“丈夫出家当被坏色衣。”而“右肩褊袒吃樱桃”则充满了难以言说的山林野趣。

 

 微信图片_20200515102506.jpg

荷花茶(图片来自网络)

 

宋元禅茶是当时文化的重要代表,并深深影响了日本茶道。鲜为人知的是,清雅绝俗的倪云林其实对茶文化贡献颇多,由他发明的荷花茶和清泉白石茶成为后世文人雅士竞相模仿的对象。前者曾被清代苏州布衣文人沈三白写入《浮生六记》:“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条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后者因为制作过程颇为复杂,知名度没有荷花茶那么高。其实,清泉白石茶是一款既好看又好喝的养生调饮茶,须用核桃、松子肉和真粉(熟米粉)制成形如卵石的小块放入茶汤中,以此提升观感和香味。如此新颖前卫的饮茶方法在当时并非主流,却可以看作现代珍珠奶茶的鼻祖。

 

 微信图片_20200515102531.jpg

南宋刘松年《斗茶图》,图上书法为范允临手书北宋范仲淹《斗茶歌》

 

倪云林当年的品茶之地云泉庵,在明代曾几度兴废。到了晚明时期,范氏后裔范惟一、范惟丕、范允临曾对其进行了多次修葺,让这处重要的文化古迹不至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

 

 微信图片_20200515102610.jpg

清代乾隆年间的云泉精舍(唐岱绘)

 

到了清乾隆三年(1738),范仲淹第二十世孙范瑶捐资将云泉庵修葺一新,并将之更名为云泉精舍,他还请当时的书法名家王澍为精舍题写了“兼山阁”匾额,让这处古迹重现光辉。此后,云泉精舍先后接待了乾隆帝、沈三白、曾国藩、翁同龢、俞樾、吴昌硕、徐悲鸿、梅兰芳、陆俨少等名人。有了名人的加持,云泉精舍名声日著,成为四方游客心目中的打卡胜地。直到1969年,精舍被改建为公共茶室,从此,天平山茶文化的历史又翻开了全新的一页。


苏ICP备07505120号-1 | 版权所有:苏州市天平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处 | 技术支持: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