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当前位置:首页>景区动态>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News Information

天平轶事丨曾文正公游天平

8.png

在古代,文臣身后若能得到“文正”的谥号,便说明其人格已臻完美,足可称一世之师。中国历史上,有两位文正公最为大家所熟知,一位是北宋的范仲淹,一位是晚清的曾国藩。青年毛泽东也是范、曾二公的粉丝,他曾有言道:“有办事之人,有传教之人。前如诸葛武侯、范希文,后如孔、孟、朱、陆、王阳明等是也。宋韩、范并称,清曾、左并称。然韩、左办事之人也,范、曾办事而兼传教之人也。”他将范仲淹和曾国藩定位为“办事而兼传教之人”,换言之就是道德、学问、事功俱全的完人。

登山没毅力?你可以看看他的故事

7.png

天平山旧影

同治七年(1868)闰四月初七日,一队人簇拥着十来顶肩舆来到天平山下。衣衫华整的客人们下了肩舆,便径直朝着登山道走来。其中有位头戴瓜皮帽的老先生,只见他长衫布履,须发花白,脚步稳重略显迂缓,同行之人对他执礼甚恭。在当地士绅引导下,先生策杖登山,缓缓拾阶而上,同行之人或前或后守护着他。

QQ截图20190131144906.png

登至半山腰,其中五人感觉筋疲力尽,不得不中道而止,前往云泉精舍喝茶休息。有人劝先生,前面山陡路险,不必再往上走。只见他摆了摆手,示意继续往前走,同行之人皆不再多言,与他一同缓步走过中白云、上白云,最后登上山顶纵目远眺。

QQ截图20190131144941.png

这位长衫先生,便是不久前被朝廷补授大学士衔,仍留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这一年他已58岁,正为“师夷长技”寻求富强而殚精竭虑。春夏之交的天平山白云浮翠,鸟鸣婉转,让他抛开了宦海沉浮的烦恼。

6.png

曾国藩像

从山上下来后,曾国藩又拜谒了范坟,瞻仰了高义园乾隆御匾和御碑。遥想数百年前范仲淹建义庄、置义田的善举,曾公对范氏绵远流长的家风暗自钦服。“范文正公之子孙,何以贵盛久远如此?”来到范氏迁吴始祖范隋墓前,他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同行诸人中既有江苏巡抚丁日昌、江南提督李朝斌等文武官员,也有朴学大师俞樾等饱学宿儒,对于这个问题却莫衷一是。其实,深谙堪舆之学的曾国藩早已看出范氏祖茔风水绝佳,由此而想到“福人居福地”之说,对范仲淹的厚德懿行更为钦佩。

QQ截图20190131144956.png

两江总督负责统辖江苏(含今上海地区)、安徽、江西三省的行政、经济及军务,曾国藩此次苏州之行,意在考察吴中形胜,阅看新设立不久的太湖水师,游览名胜不过是公事之余的小插曲。闰四月初三日抵苏后,曾国藩理政之余在当地士绅陪同下游览了拙政园、狮子林、安徽会馆园林(惠荫园)等著名园林。初七日抵达木渎,上午坐肩舆登临灵岩山,中午在镇上端园(今严家花园)用过午饭便前往天平山,安享浮生半日闲。

2.png3.png

《曾文正公手书日记》中有关天平山的内容

“……饭后,肩舆至天平山,步行登山,有下白云、一线天、中白云、上白云四名,实则从山脚至山顶,尚不及二里。余陟其巅,同行丁中丞等五人,俱中道而止。下山后,往谒范坟。西为高义园,因范文正公之义田而立,纯皇帝题扁(匾)及诗碑在焉。东为范坟,文正公之高祖唐丽水县丞名范隋之墓在焉。墓在天平山之左胁,山质皆石无土,群石矗立,土人名曰万笏朝天,结穴之处,有土方数十丈。其后山石壁立亦不似吾乡。堪舆家所称“老山抽嫩枝”及“落脉举顶”云云者,不知何以贵盛久远如此。旋肩舆行三里许,至无隐庵。盖天平山为最高之主峰,南向,其东贴近左胁为范氏先墓。又东曰牛头山,中有御路,为纯皇帝入幸范坟所由之道。又东迤逦而南,凡五峰,中一峰稍高者曰朱家山,即支硎山也。天平山之西,迤逦而南,凡四峰,其第三峰曰马鞍山,与东边之朱家山相对,即无隐庵之后山也。其第四峰较高,即灵岩山也,东西两嶂,俨立相对,中间大壑相距二里许……”

1.png

苏ICP备07505120号-1 | 版权所有:苏州市天平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处 | 技术支持: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