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当前位置:首页>旅游咨询>天平胜景

天平胜景

TianPing Spots

白云泉

“天平山上白云泉,云本无心水自闲。何必奔冲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间。”崖壁上镌刻的这首诗是《白云泉诗》,为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所作,由苏州当代著名书法家费新我先生左笔挥就而成。

诗中描写的白云泉位于天平山半山腰,是“天平三绝”之一。可以看到,这泉水是在岩崖缝罅中渗透出来的,苏州方言称之为“洇出来的”。这“洇出来的”就是慢慢向周围散开渗透出来,积少成多,聚水为池。这也如同苏州人的性情,有内涵积蓄,不善外露;若苏州人说话,吴侬软语,细声慢言;又宛如昆曲,一波三折,一腔宛转,如水磨磨出来的一般。

因山上寺僧一度用斋钵汲取泉水,白云泉又名钵盂泉。据说,这股泉水还是白居易发现并冠名的。白居易任苏州刺史时,公务之余常游登天平山。一次,他行至一线天附近,突听到流水潺潺,如鸟鸣,似琴奏,寻声而上,拨开草丛望去,但见一股清泉从石罅中缓缓流出,欣喜万分,遂美其名曰:白云泉。白云泉自被白居易发现题诗后,两百余年间,一直先为人知,可谓“久在深闺人未识”。直到北宋年间,因得到名贤范仲淹的荐举,才声名鹊起,饮誉江南。南宋诗人范成大更称之为“吴中第一水”。

清高宗乾隆南巡,六下江南四次临幸天平山。相传,“吴中第一水”是由乾隆皇帝钦定的。乾隆是位精于茶道的天子,南巡时特制了一个银斗,随驾携带,每到一地,必精量天下名泉。乾隆品水的方法十分简单,无外乎用银斗汲满泉水,再作称量。若重量愈轻,则水中杂质愈少,水质愈好。且不说此种方法是否科学,但是乾隆还是一一品出了三六九等。而当他登临天平山,品过白云泉,才深感其远可醉陆羽之心,激卢仝之思,如若再顺次排名,着实委屈。于是灵机一动,封了个“第一”的头衔。不过,可不是“天下第一”,而是“吴中第一”。这对于小富则安的苏州梓民,确是大大的满足了,正应了那句“小庙里格大和尚,蛮好哉,蛮好哉”。

且说天下第一何其多?以致于历史上还引发了一段关于品水的纷争。众所周之,山东济南的趵突泉向以天下第一自居。殊不知他原只是济南七十二泉之首,怎奈有好事者用心良苦,在泉池边立了“第一泉”的牌子,竟蒙骗了世人数个世纪。再者,京城玉泉山乃是乾隆当年钦点的状元。遗憾的是今非昔比,玉泉水早已江郎才尽,徒有虚名了。据史料记载:唐代刑部侍郎刘伯刍曾把镇江金山中的中泠泉冠以头名;唐代权威人士陆羽,又让庐山康王谷的水帘水坐上了第一把交椅;而同一时期的文人张又新则将桐庐江严子滩水推上了冠军的宝座。可如今尔等沉浮,均不得而知。是呀,天下如许多名泉,仅凭人的一双凡眼、一张俗嘴,又岂能评得出高下,排得了座次?更何况再好的泉水随着人为污染、地质变迁,也难洁身自好,守身如玉啊。

“何必奔冲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间。”庆幸的是,天平山的白云泉虽为跻身天下第一的行列,更没卷入那场剪不断、理还乱的名利纷争,而是身居山野,甘当七品小史,悠悠流淌几近千年,却终年不涸,纤尘不然,依然甘醇如故,这难道是他的品性吗?泉尚能如此,世人难道不为之汗颜?

现在白云泉茶室供应的是货真价实的泉水。可以做个试验:取一杯泉水,将一枚枚硬币慢慢地投入其中,只见杯中水只会向上慢慢隆起,高出杯口但并不溢外,这正是真正的矿泉之水,表面才会有如此强的张力。名泉配名茶,好水沏好茶。每年清明前后,新茶上市的季节,白云泉茶室座无虚席。人们纷纷慕名前来,用醇正的白云泉冲泡一杯苏州的碧螺春,以茶敬友,用泉洗心。碧螺春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原产于苏州洞庭东山碧螺峰,因色泽碧绿、卷曲如螺得名。据说以前采摘茶叶的均为少女,采茶前要沐浴熏香,采来的茶叶篓子里放不下,都揣在胸口。经体温的熏蒸,茶叶香味四溢,苏州百姓叫做吓煞人香。后康熙南巡时,感觉名字不雅,才赐名碧螺春。碧螺春茶十分鲜嫩,一斤茶叶中有十万个嫩芽,等于十个采茶工人要采上一整天的时间,因此价格也不菲。

白云泉巨石上有一天然浮雕,称作“仙人影”,酷似一慈祥老者,身穿长袍,侧立泉池边,有人称他是大自然神功再造的白居易,他正凝神静观事态炎凉。

苏ICP备07505120号-1 技术支持: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