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当前位置:首页>景区动态>景区动态

景区动态

News Information

七夕佳话|你们是现实版的牛郎织女嘛?

 

图怪兽_d68f4f54d680b4171dc9d37ebb5fc133_93149.jpg

 

每年的农历七月初七,俗称“七夕”,相传是牛郎织女一年一度在“鹊桥”上相会的日子。千百年来他们始终如一,不离不弃的爱情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人。

 

但此情可不止天上有,在这个全民虐狗的日子,天平君也不甘示弱来撒一波狗粮。

 

天平山庄的园主范允临、徐媛夫妇偕隐双栖的爱情故事想必大家都有所了解。但你知道吗?位于天平山以北,支硎山之南的寒山中曾有过一对更低调神仙眷侣。他们隐于山水之间,吟诗作画,远离世俗,携手一生,也羡煞了一众人。

 

君不见春风枝上华灼灼,

春风日日吹华落。

人生且莫恋悲欢,

朱颜却被悲欢烁。

悲欢未尽年命尽,

罢却悲欢两寂寞。

惟余夜月流清晖,

华间叶底空扉扉。

——陆卿子《短歌行》

 

提起寒山,或许你首先想到的是寒山寺,落拓诗人张继的一句“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让它久负盛名,游人不绝。但是无论你有多么不愿意相信,此寺与彼山,没有一点关系。

天平山之北,支硎山之南——寒山就在那里,安静屹立。于寻常百姓来说,寒山的名气,远不及寒山寺,但它却是串联晚明一对伉俪一生的关键词。

 

微信图片_20200825162618.jpg

寒山周边山势图

 

才子佳人

 

 微信图片_20200825083401.png


赵宧光,字凡夫,太仓璜泾人。祖汴,举解元,成进士。父樗生,亦隐士。宧光少入赀为国子生,中岁折节,读书卜地,葬亲倾家,开凿搜岩,剔穴丙舍数楹,俨然图画,遂为西山奇胜。庐居墓旁,足不至城市,所著书凡数十种,专精字学,篆学尤绝。

 

赵宧光的结发妻子陆卿子出身书香世家,父亲是苏州著名书画家陆师道。卿子自幼研习诗词,声名早负,是苏州赫赫有名的才女。钱谦益在《列朝诗集小传》里对其大加褒赞:“卿又工于词章,翰墨流布一时,名声籍甚。”甚至说陆卿子的诗文成就远远高出其夫赵宧光。陆卿子时与范仲淹后人范允临之妻徐媛常相唱和,“吴中士大夫望风附影,交口而誉之”,并称“吴门二大家”。

 

赵宧光父亲辞世后,遗言非“谢家青山”不葬。冯时可《赵凡夫先生传》记载:

 

万历二十一年,含玄先生卒。次年,赵宧光奉乃父遗言,卜地为幽宅,但赵氏得大病一场,无功而返。乙未孟秋,其母亦逝,悲痛之余,尽破其家为两尊人买山营葬。

 

赵宧光恪遵父愿,倾其家财买下两百亩荒山,携妻、子进山庐墓守孝。自此,一段千古佳话,诸多传世佳作便从这里源源不断地传了出来。

 

寒山偕隐

 

陆卿子最大的优点不是诗词曲赋造诣甚高,而是品性贤良淑德。嫁与赵宧光后,虽没有在家时那般锦衣玉食,但与凡夫情意甚笃倒也温馨快乐。

 

赵父谢世后,凡夫便进山为父亲辟选庐墓之所,只剩卿子一人照料瘫痪的婆婆与年幼的孩子,辛苦可想而知,但卿子任劳任怨,亦欢颜在面。凡夫回来后决定倾尽家财买下荒山,为父结墓。卿子什么都没说,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温柔拭去丈夫额头的汗珠。卿子知道她既然选择了这个男人,就要支持他的决定,跟随他去过好这一生。

 

荒山无名,依泉名之。支硎山上有一泉眼名曰“寒泉”,一脉流入“谢家青山”,据此,赵宧光将此山正式命名为“寒山”。寒山以“藤蔓密布,荆棘丛生,乱石浊流遍处皆是”迎接了他和卿子,然而这样的荒败在平和淡然又充满爱意的夫妇眼中都是景致也是情致。赵宧光以淡泊而空灵的小诗,记录了在寒山美美的小日子:

 

水中一片石,石下一泓水。

踞石弄文漪,清凉彻肤髓。(《浮凉石》)

习习和风转,徘徊度几峰。

空山原有籁,清韵属高松。(《松径》)

 

良辰美景,佳人陪伴,也无世事烦忧,日子像炭火上的一滴焦糖——甜滋滋的温暖。卿子是个很善解人意又涵养温厚的妻子,举家搬迁至这一方僻静荒凉之处时便开始着手拾掇。凡夫想要给卿子一个家,便日出而作,自辟岩壑,叠石造园;凿山疏泉,构建小塘;又斩榛植松,养木培林;置砖雕木,筑室起屋,处处用尽了心思。一番匠心独具之后,一个虽不恢宏却也十分雅致的居所——著名的寒山别业问世。

 

 微信图片_20200825115345.png

晚明时期(1594——1644年)寒山布局复原图


 微信图片_20200825115037.png

寒山石刻部分遗存(左起依次为阳阿、蜿蜒壑、飞鱼峡、千尺雪、芙蓉峰)

 

一门秀雅

 

赵宧光举家搬来寒山时,其子赵灵均仍年幼,也一并来此。赵灵均同父亲一样,精于篆刻,父子俩常常坐在一起研究,互相取长补短。灵均后来娶了文徵明玄孙女文俶为妻,自又是另一番佳话。

 

文俶绘画独擅其时,“点染写生,自出亲意,画家以为本朝独绝”(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文俶嫁到赵家,也住在寒山。在这之前,她已经用四五年的时间临摹过内府收藏的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花草。寒山的天地是吻合这个女子性情的。溪花汀草、鸣虫涧鱼、枯石飞蝶,在文俶笔下温和雅致。作为一个女性画家,她很少用强烈的原色,细看她的作品,可以看出她在色彩中加了一点粉。她笔下的花草展现了一个细腻的女性世界,每一个纤细轻盈的笔触,都牵动着自然最微妙的神经。难怪张庚《国朝画征续录》称“吴中闺秀工丹青者,三百年来推文俶为独绝云”。

 

文俶的女儿赵昭,由祖母陆卿子、母亲文俶教养,也是一位“写生工秀,兼长兰竹”的才女。这一家人虽隐于山林,声名却是个个“皆有闻于时”。一时间,寒山赵家名震江南,“父子篆学,姑诗妇画”,时人称为“吴门三秀”。

 

预览图_千图网_编号33871642.png

偕隐寒山三十年,“足不至城市”。他们没有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和人生遭际,却在平淡中守护着最真的心、最真的情;以敬畏之心尊重一草一木,顺应自然,和谐相处;著述颇丰,遗芳千古。浮世中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就是大学问。这种真正隐于内心的淡泊,这样心无二致地潜心向学,这般抵得住平淡的流年,守得了真挚的情感,如寒山的溪流。

 

相濡以沫,细水长流是情侣最完美的结局~

 

参考资料:

典范苏州《赵宧光和陆卿子:偕隐寒山吟清词》

梁洁、郑炘《晚明苏州寒山布局复原研究》

部分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苏ICP备07505120号-1 | 版权所有:苏州市天平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