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当前位置:首页>景区动态>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News Information

范仲淹:彪炳千秋的古代治水能手

相信大家从小就听过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

大禹的形象在天平君的心中

可谓无比的高大伟岸

 

其实历史上像大禹这样的治水名人还有很多

他们为我国的水利工作做出了许多伟大贡献

下面就跟着天平君了解一下这位

让苏州人念念不忘的治水名人及他的赈灾事迹吧

 

范仲淹

 微信图片_20190819082936.jpg

范仲淹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和文学家,苏州吴县人,他的一生是伴着治水而过的。他的家乡滨临太湖,北枕长江,地势低洼,洪涝、干旱、海潮频频发生,民众苦不堪言。他家境贫寒,从小就立下治水意愿,发愤苦读,决心为民除害造福。

 

尽我心力 复捍海堤

 微信图片_20190819083034.jpg

天圣元年,范仲淹出任泰州西溪盐官,负责监督淮盐贮运转销。

  西溪濒临黄海,地势低洼,捍海堤年久失修,坍圮不堪,县境常常“风潮泛滥,淹没田产,毁坏亭灶”。于是,范仲淹提出了修复捍海堤的建议,这得到了转运副使张纶的认同。

  时年北宋边患不断,大量资金流入国防,朝廷疲于应付,对范仲淹的建议也并不怎么支持,甚至一些官吏还提出“堰虽挡潮,亦会造成内涝”的相左意见。

  张纶据理力争,将范仲淹的建议上奏朝廷,并在奏疏上附带一把灾民充饥的野草,称:“获多亡少,岂不可耶!”那把野草触动了皇帝,仁宗准奏,张纶遂调范仲淹任兴化县令全面负责治堰。

  天圣二年秋,兴化县令范仲淹率通、泰、楚、海四州的四万民夫,奔赴海滨。但不久,“风雪大至,潮汹惊人,夫役散走,旋泞而死者百余人”,而此时谣言四起,所谓“道路蜚语,谓死者数千”。于是,反对之声又起,称“堰不可成”。而朝廷也遣中使来追究责任,并令暂时停工。修复捍海堰的工程一度陷入了困境。

  不久,淮南转运使胡全仪实地勘察,认为修复海堰“必成之”。于是,被搁置的捍海堰修复工程,又重新提上了日程,捍海治堰全面复工。

  天圣四年,谢氏去世,范仲淹回籍丁忧。临行前,他惦记海堰之事,留书张纶,言复堰之利。张纶上表朝廷,自请兼知泰州,以总其役。

  天圣五年秋工程再次上马,次年竣工。绵延数百里的长堤,凝然横亘在黄海滩头。受灾流亡的民户,又重新返回家园。盐城、兴化、海陵等县田土皆可耕种,生产得到恢复,政府的盐利收入明显增加。

  因为建议修复捍海堤的是范仲淹,奏请朝廷复工的是胡全仪,亲临其直至竣工的是张纶。为此,后人修建了三贤祠以示敬意。三贤祠又称范公祠。这条悠长的捍海堤,也被称作范公堤。

观太湖患 不忍自安

 微信图片_20190819083057.jpg

景佑元年,范仲淹任苏州知州,正值太湖大水,“沦稼穑,坏室庐”,“观民患,不忍自安”。于是,他亲自实地考察,提出了以疏导为主的治水主张,所谓:“水之为物,蓄而停之,何为而不害?决而流之,何为而不利?”“今疏导者,不唯使东南入于淞江,又使东北入于扬子江与海。”

  相比十年前西溪镇的那个略显稚嫩的小吏,十年后的范仲淹知州显得成熟和缜密得多。

  在呈递给宰相吕夷简的上疏中,范仲淹提出太湖一带的苏州、常州、湖州和秀州(今浙江嘉兴)是国家的仓廪,举凡浙省漕官守令都要把疏浚河道,维护水利作为要点,以使国家不失东南之利。

  他还陈述了具体的治河过程:“昨开五河,泄去积水。今岁和平,秋望七八,积而未去者,犹有二三,未能播殖。复请赠理数道以分其流,使不停壅,纵遇大水,其去必速,而未来岁之患矣。”

  在这份上疏中,范仲淹驳斥了人们对太湖治理问题的非议。

  针对“江水已高,不纳其流”,他认为水有“善下之”的天然属性,只要正确疏浚河道,积水是可以排泄到江海的;针对“日有潮至,水安得下”,他认为涨退潮均有时间差,泄多塞少,江河之水必能归流入海;针对“沙因潮至,数年复塞”,他提出“新导之河必设闸”,用闸来调控泥沙淤积的问题;针对“重劳民力”“大费军食”,他提出如果维持现状,太湖地区就没有抵御洪水的能力,农业生产时时面临着威胁,如果疏浚成功,则可以化解危机,令庄稼有收,百姓免于冻馁流离。

  在具体的太湖治理工程中,范仲淹以工代赈,每日给粮五升,招募饥民兴修水利,“部役开决积水”。他主持疏浚了白茆、福山、黄泗、许浦、奚浦、三丈浦、茜溪、下张、七丫等港浦,并“以山麓为固”,修建了“节宣由人”的一系列闸门,遇到大旱,即可引水灌溉,遇到洪涝,又能宣泄洪水,同时还能规避海潮侵袭时的泥沙淤塞问题,可谓一举三得。后来,这些闸门被称为范公闸。

  是年八月,疏河工程尚未收宫,朝廷又委派范仲淹赴明州(今浙江宁波)任职。转运使上疏朝廷,以“治水有绪”相挽留。九月,朝廷同意范仲淹留任苏州,继续承担东北诸港浦的疏浚治理工作。

  太湖治理功成后,农业连年丰产。

有疾必去 有灾必防

 微信图片_20190819083135.jpg

离开太湖后,范仲淹一路宦海沉浮,但却从未忘记与百姓生死攸关的水利。

  庆历三年,范仲淹官拜参知政事。在著名的《答手诏条陈十事》的《厚农桑》中,他建议朝廷降下诏令,要求各级政府讲究农田利害,兴修水利,大兴农利,并制定一套奖励人民、考核官员的制度。

  范仲淹条陈江南、浙西的水利:“江南旧有圩田”,“每一圩方数十里,如大城,中有河渠”,形成了广阔的圩田水网。而因为“外有闸门”,可调控蓄洪,“旱则开闸,引江水之利:潦则闭闸,拒江水之害”,能够做到“旱涝不及,为农美利”。

  范仲淹回顾了历史,说早在五代时期吴越钱氏就设立了专门的水利部队,称为营田军,“七八千人,专为田事,导河筑堤,以减水息”。而在本朝早年间,则“慢于农政,不复修举”,致使“江南圩田,浙西河塘,大半隳废”。

  他继而建议,“每岁秋,要敕下转运司,令辖下州军民各言农桑利害,或合开河渠,或驻堤堰陂塘之类”,在每年二月开始兴役,耗时半月,然后将水利成绩报上级考核。

  范仲淹认真研究江南的圩田古制,结合自己的治水经验,提出了“修围、浚河、置闸,三者如鼎足,缺一不可”的治水实践。这种治水思想一直影响到后世。

  北宋政和年间的赵霖和元大德年问的任仁,都曾采用范仲淹的办法治理圩区的水利。

  后人赞扬范仲淹:“实心为民,行而宜之,必至尽善然后已,此先忧后乐之功。”

 

虽然没有先进的设备

也没有足够的科学论证

但是范仲淹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和一腔热血

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水利的奇迹!


苏ICP备07505120号-1 | 版权所有:苏州市天平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处 | 技术支持: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