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当前位置:首页>景区动态>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News Information

万笏揖师仰宋贤

北宋庆历七年丁亥(1047)农历正月,三位布衣竹杖的登山客从支硎山一路履巉岩,循幽径,望天平胜境而来。他们一路上寻访古迹、登高赋诗,游兴甚浓。三人之中,就有宋代著名诗家、新苏州人苏舜钦(1008—1049),其余二人是他的好友关永言、陆子履。自从罢职闲居苏州,寄情山水便成为苏舜钦的日常。

 微信图片_20190906123356.jpg

苏舜钦

 

在素有“万笏林”之称的天平山,三人沿山路由上至下游玩,将沿途奇峰怪石一一收入眼底。

 微信图片_20190906123443.jpg

 微信图片_20190906123447.jpg

万笏朝天

 

他们先后经过石屋、龙门一线天,在半山腰处寻觅白居易诗中写到的白云泉。

 

右滑发现更多……

 微信图片_20190906123547.jpg

大石屋

 微信图片_20190906123551.jpg

龙门一线天

 微信图片_20190906123555.jpg

白云泉


坐对石壁间流淌的汩汩清泉,苏舜钦兴奋地吟道:

 

逾岭到天平,上观石屋危。

苍壁泻白泉,对之极忘疲。

西岩列窗户,玲珑漏斜晖。

嵌然似饤饾,人力安可施?

 

三人用了整整六天时间,遍游苏州郊外名山。回到城中后,苏舜钦取“游山”为题,以撰写游记之笔法,将此行所获的诗料贯为五言长诗,挥毫落纸,顷刻而就。苏舜钦不仅是诗人,亦是北宋前期极负盛名的书法家,在当朝他的书法墨迹就已成为人们竞相收藏的奇珍。或许是从天平奇石中获得的灵感,苏舜钦的这卷书法行草相杂,极富天真之趣。就在苏舜钦游山赋诗约两百年之后,凤墅逸客曾宏父将自己家藏及借阅所得的两宋名人手迹汇刻成法帖,帖以“凤墅”名,苏舜钦的《游山》诗卷亦被收入其中。近千年后的今天,《凤墅帖》孤本流存于世,让今人得以从楮墨间窥见宋人的文采风流,也让宋代名贤们当年在姑苏大地留下的足迹变得清晰起来。

 微信图片_20190906123749.jpg

《凤墅帖》中收录的苏舜钦《游山》诗卷

 

就在苏舜钦来天平山抚石听泉的十三年前,时任苏州知州的范仲淹(989—1052)也曾登临到此,并留下脍炙人口的《天平山白云泉》诗。范仲淹于苏舜钦而言,可谓亦师亦友,两人的命运亦是荣辱相依。庆历三年,敢于直谏的苏舜钦因范仲淹推荐而出任集贤殿校理,监进奏院。范仲淹主持庆历新政时,苏舜钦是新政坚定的支持者,其张扬不拘小节的个性,却也为日后的跌蹶埋下了伏笔。仅仅两年后,苏舜钦就被弹劾罢职来到苏州,能够倾诉的对象唯有范仲淹等三五知己。

 

范、苏二公当年的通信尺牍,如今已难睹真迹,但《凤墅帖》中却收有一件范仲淹写给同僚王素(字仲仪)的信札,其中亦提及苏州:“七郎云,欲南中置少屋业耳,礼制中更不迁居也,走知之矣。昔年持服欲归姑苏卜葬,见其风俗太薄。因思曾、高本北人,子孙幸预搢绅,宜复堂构,乃改卜于洛,思远图也。吴中松楸有数房照管,又与奏官,似两不失志。仲仪以谓如何?”范家位于吴中的“松楸”即是天平山祖茔。范仲淹谈及自己为母亲服丧之时,本想扶榇南下将其归葬祖茔,却因为遇到“风俗”的阻力而作罢。虽然范母之墓最后被选在了洛阳伊川万安山,可范仲淹心中依然挂念天平祖茔,他专门将此事上奏朝廷,以尽慎终追远之责。聊聊数语间,透露出范公对原籍苏州复杂而深厚的感情。

 微信图片_20190906123825.jpg

《凤墅帖》中收录的范仲淹信札

 

据范仲淹二十世孙范兴禾在《范氏迁吴始祖唐柱国丽水府君墓门碑》中的记载:当文正公(范仲淹)在政府时,奏言臣家四世松楸,俱在于吴,请以白云庵为功德香火院,敕赐寺额。南宋人楼钥所编《范文正公年谱》记此奏上于庆历四年,由此可知《凤墅帖》中所收的范公信札大致就写于这一年。从庆历三年六月担任参知政事,到五年正月外放邠州知州,范仲淹经历了仕途的“过山车”,由他主导的庆历新政也仅仅维持了一年多时间。庆历四年,改革面临着越来越大的阻力,范仲淹也承受着空前的压力,身处波谲云诡的政治漩涡中,千里之外的天平山祖茔和灵秀山水成了他难以割舍的挂念。

 微信图片_20190906123909.jpg

白云古刹

 

一场以汴京为中心展开的改革,没能改变宋朝的颓势,却改变了范仲淹和苏舜钦各自的人生轨迹,也给地处江南的苏州平添了不少文化景观。苏州现存最古老的园林——沧浪亭,正是由苏舜钦所建,其开放性的格局,体现着园林与城市的融合。沧浪亭依偎着范仲淹主持修建的文庙府学,恰似一千年来难舍难分的师友情,自西向东汩汩流淌的沧浪之水,犹如君子之泽润物无声。当苏舜钦身处天平山中,面对奇石清泉、苍松翠竹,也不免会想起当时远在邓州的范仲淹。

 

吴会括众山,戢戢不可数。

其间号天平,突兀为之主。

杰然镇西南,群岭争拱辅。

吾知造物意,必以屏大府。

清溪至其下,仰视势飞舞。

伟石如长人,坚立欲言语。

扪萝缘险磴,烂漫松竹古。

中腰有危亭,前对绀壁举。

石窦落玉泉,泠泠四时雨。

源生白云间,颜色若粉乳。

旱年或播洒,润可足九土。

奈何但泓澄,未为应龙取。

予方弃尘中,岩壑素自许。

盘桓择雄胜,至此快心膂。

庶得耳目清,终甘死于虎。

 

范公的人格,如同傲然兀立的天平主峰,不动自威,雄镇吴郡;范公的惠政,如同这泠泠白云泉水,可以泽被华夏九州。栖身岩壑依然心系社稷,若能换得政治清明,碎身陨首又何妨?在《天平山》诗中,苏舜钦通篇都在以这座名山借喻范公精神,与《岳阳楼记》中的“先忧后乐”思想遥相呼应。范仲淹为国尽忠、在家尽孝的完美人格,苏舜钦诗书俱佳的才华飞扬,与吴中名山并垂青史,日后成为铸就吴文化之魂的核心元素。

 微信图片_20190906123956.jpg

范仲淹纪念馆

 

所谓“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千年来,人们循着范仲淹和苏舜钦的足迹登上天平山,并非只为游玩,亦是与古代先贤对话,汲取名胜古迹中蕴含的伟大人格力量。

 

图文:俞正阳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苏ICP备07505120号-1 | 版权所有:苏州市天平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处 | 技术支持:苏州苏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